400-8983323

大宗观察

【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中建材大宗网高级分析师张琳

 钢煤“去产能”进度未过半 国务院10路督查组出发

8月以来,国务院督查组几乎是连轴转。

8月3日到4日,财政部副部长刘昆带队的国务院促进民间投资、去产能的督查组,分别在湖北进行了督查,并举行两场与湖北省政府的座谈会,然后5日又辗转到湖南开始新的督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从8月22日开始,更多的国务院去产能督查组开始分赴各地。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要求,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专项督查工作的督查方案已于8月17日印发,10个督查组将重点督查去产能有关政策的贯彻落实情况、任务分解和进度落实情况、产能实际退出情况、奖补资金筹措使用情况、职工安置情况等八个方面的内容。

从目前的督查情况看,企业和地方政府对于去产能非常重视,但最大的问题还是资金、企业债务,以及职工安置问题。

一位钢铁公司人士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企业今年计划去除几百万吨产能,大多是能耗大、环保不达标、亏损大的旧炉子。目前企业是愿意去产能的,最大的问题是资金和职工安置。虽然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企业一共给到每个职工的安置资金有10多万,但一些职工还是不太乐意。“因为要解除与原单位的合同,给15万职工也不愿意。”他说。

“去产能”进度未过半

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从8月22日开始,国务院组织的10个督查组,开始陆续奔赴各省市开展去产能督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本次督查期间,各地要开始自查,提出改进措施和政策建议,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也派人参加部分督查组,另有一些行业专家参加。

“钢铁和煤炭行业之所以出现产能过剩,之所以现在要采取措施去产能,在一定意义上,市场机制已经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单纯靠市场机制的作用不能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此前谈及这次督查必要性时说。

数据显示,至7月底,全国钢铁行业退出产能2126万吨,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4500万吨的47%;煤炭行业退出产能9500多万吨,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2.5亿吨的38%,部分地区已经完成全年任务,但也有一些地区进展缓慢。

比如煤炭行业,截至7月末,北京等21个地区已全面启动去产能工作,并部分完成了退出任务,但是内蒙古等地煤炭去产能工作刚刚启动,还没有实现实质性产能退出;江西、四川、云南完成比例不到10%。在钢铁领域,河北等地进展慢,现在还在制定方案。

联合金属网研究员穆文鑫指出,这主要是因为很多企业担忧去产能后资产没了。“因为炉子还在的话,还是企业资产,但去掉后什么都没了,要转型发展新的产业未必能成功。”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最近两个多月以来,钢铁价格一直在持续向上。8月22日,全国最大钢铁产地河北唐山的钢坯价格是每吨2270元,比上一日每吨增加了20元。当日三级螺纹钢价格是每吨2510元,比上一日涨价10元/吨。

中建材大宗网高级分析师张琳指出,从目前的情况看,钢材需求并未有实质性增加,但是因为有去产能的各种利好消息,钢价难以下跌。由于去年11、12月是钢材价格低点,今年下半年钢材价格显示的同比增速还会较高。企业在此情况下去产能的意愿不强。

地方望调整奖补资金用途

从目前国务院督查组,以及各地政府督查反映的情况看,地方对去产能仍有很大的担忧,特别是资金、职工安置等方面。

比如国务院去产能督查组在湖北得到的反馈是,希望调整奖补资金用途和增加淘汰落后产能资金。

截至2016年7月底,湖北钢铁行业退出产能任务已完成35%以上,煤炭行业退出产能任务已完成70%以上,湖北预备引导部分企业将2017年的去产能任务提前到今年完成。目前湖北经信委公布了该省去除产能的企业和高炉名单,主要是一些地方的小炉子。

国务院督查组在湖南督查期间也得到了一些反馈,主要是人员安置、资金缺口大、金融政策支持没有完全到位等方面。

一位国企钢铁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中央拿出1000亿,相对近200万钢铁、煤炭分流人员,每个员工只有几万元,加上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安置费,单个分流人员会拿到10多万的安置费。但是员工仍不是很满意,主要原因是分流意味未来就业不稳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除了不少地方去产能进展很慢,有的地方甚至并未真正大幅去产能。

比如在8月16日到17日,以吉林省人社厅副厅长王书红为组长的吉林省化解煤炭过剩产能专项督导组发现,吉安县安塘第二煤矿现场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封闭,未按关闭现场要求进行关闭。关闭矿井的采矿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还未按要求申请注销。

据悉,国家目前给地方去产能资金采取的是早退多奖,晚退少补的原则。专项奖补资金分为基础奖补资金和梯级奖补资金两部分,基础奖补资金占资金总规模的80%,其中化解产能任务量权重为50%;安置职工人数权重为30%;困难程度权重为20%。不过,因为很多省今年去产能进度慢,加上去产能不积极,可能导致中央奖补资金地方难以拿到的情况。这是一些地方希望调整去产能奖补资金用途的主要原因。